广东海际明律师事务所 H.J.M INTERNATIONAL LAW OFFICE
 
律师风采

专业海际明|董石荣、吴金键律师案析假借融资租赁形式的车贷型“套路贷”的认定

作者:董石荣 吴金键  (广东海际明律师事务所)

“套路贷”,是以民间借贷为名,通过虚增债务、伪造银行流水、肆意认定违约、转单平账、虚假诉讼等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新型黑恶犯罪。

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利用黑恶手段获取巨额经济利益的“套路贷”违法犯罪行为遭到了全国范围的严厉打击,众多涉黑涉恶“套路贷”团伙应声落网。然而,假借融资租赁形式的车贷型“套路贷”却仍然潜伏在汽车抵押贷款行业中,给国内金融市场秩序和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带来了重大隐患。

本文将通过笔者代理的一个案件,对假借融资租赁形式的车贷型“套路贷”的认定进行分析。

案情概述

2018年5月25日,亟需资金的周某经人介绍,与天津恒通XX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恒通公司)签订了《汽车融资租赁合同》,约定将其名下的一辆价值11.8万元的本田汽车以60000元对价出售给恒通公司,但车辆并不过户,再由恒通公司回租给周某使用,租期24个月,每期支付租金3000元,共计72000元。同时,恒通公司还要求周某签订《抵押合同》,将该车辆抵押给恒通公司,并在车上安装了GPS设备。在扣除了保证金、手续费、GPS安装费等多项费用之后,周某最终仅到手46000元。但是,周某在连续支付了几个月租金后,在网上发现了大量关于恒通公司偷偷开走承租人车辆并索要高额拖车费和违约金的举报。于是,周某要求提前解除合同,却被告知如提前解除合同,保证金等费用概不退还且需支付30%的违约金和巨额GPS拆除费。在笔者的协调下,恒通公司最终同意放弃部分“权利”,与周某解除合同。

案件分析

本案中,笔者认为,周某表面上与恒通公司签订的是《汽车融资租赁合同》,但事实上,周某只是通过签订《抵押合同》的方式,将租赁物抵押给恒通公司,且无《租赁物所有权转移证书》,租赁物的所有权并未转移至恒通公司名下,不符合融资租赁合同的基本特点。根据最高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对名为融资租赁合同,但实际不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的,人民法院应按照其实际构成的法律关系处理。因此,案涉合同不应当认定为融资租赁合同,而应当认定为借款合同。周某与恒通公司之间不构成融资租赁合同关系,而仅构成借款合同关系,且恒通公司的行为已符合“套路贷”犯罪的基本特征和认定标准。

融资租赁合同的定义与基本特点

作为《合同法》单列的有名合同之一,融资租赁合同的定义源于《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融资租赁合同是出租人根据承租人对出卖人、租赁物的选择,向出卖人购买租赁物,提供给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由此可见,在融资租赁合同关系中,包含了买卖与租赁两个互相交叉的合同关系,具有融资与融物双重属性的基本特点。融资租赁合同的复合性使其通常至少受到出租人、承租人和出卖人三方主体的表意影响,也使其在实践中最易与借款合同、买卖合同相混淆,并直接导致了其在认定及裁判上的复杂性。当出现法律纠纷时,正确认定融资租赁合同与其他类型的合同从而适用不同的法律法规也一直是难点所在。

融资租赁合同与借款合同的区分

从基本特点来看,融资租赁合同与借款合同均具备融资属性。因此,对于二者的区分,关键在于对其融物属性的判断。在司法审判实践中,租赁物是否存在、租赁物的所有权是否转移、承租人是否实际享有使用权等问题均是判断融资租赁合同是否具备融物属性的主要标准。而对于本案中,出租人同时也是买受人的售后回租型融资租赁合同,前述判断标准亦同样适用。

例如,在柳林县浩博煤焦有限责任公司与山西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2016)最高法民终286号】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租赁物客观存在且所有权由出卖人转移给出租人系融资租赁合同区别于借款合同的重要特征。仅凭《租赁物所有权转移证书》及《租赁物清单》不足以证明存在与《租赁物清单》对应的特定租赁物,也不足以证明案涉《融资租赁合同》履行过程中存在租赁物的所有权转移,仅能证明案涉当事人之间有资金的融通,故不应认定案涉当事人之间系融资租赁合同关系,应当认定当事人之间系借款合同关系。

假借融资租赁形式的车贷型“套路贷”的认定

在正确区分融资租赁合同与名为融资租赁合同实为借款合同的基础上,即应当进一步对假借融资租赁形式的车贷型“套路贷”作出认定,从而保障个人资金安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车贷型“套路贷”作为“套路贷”犯罪的一种,在犯罪目的和行为方式上与“套路贷”犯罪基本一致,并具体表现为以下特点:

1、假借融资租赁等合法形式

面对政府部门的重拳出击,“套路贷”犯罪多采取“换马甲”的方式以逃脱监管。融资租赁亦因其认定及裁判上的复杂性,成为当前车贷型“套路贷”犯罪中最为普遍的形式,具有较高的隐秘性与欺骗性。而且,融资租赁牌照的门槛远低于小额贷款公司,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犯罪成本,通过融资租赁进行放贷还可以规避民间借贷司法解释划定的36%利率上限。更为重要的是,即使承租人以名为融资租赁合同实为借款合同为由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借款合同无效,但根据最高法判例,法院认为融资租赁公司经营放贷等金融业务虽违反了商务部制定的《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却并不属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合同无效的法定情形,应认定借款合同有效。这就意味着,承租人仍须履行借款合同,并在36%利率上限的范围内承担还款付息的法定义务。因此,假借融资租赁的合法形式,对于车贷型“套路贷”犯罪而言,可谓“一箭三雕”。

2、以非法占有、变卖承租人的车辆或敲诈高额“拖车费”、违约金为主要目的

在车贷型“套路贷”犯罪中,融资租赁公司与承租人约定的租金虽远高于正常情况下的融资租赁,但年化利率大多不会超过36%的民间借贷利率上限,以保证其形式上的合法性。事实上,车贷型“套路贷”犯罪根本不是以赚取承租人的租金为主要目的,其犯罪目的的核心在于非法占有、变卖承租人的车辆或勒索高额“拖车费”、违约金。车贷型“套路贷”犯罪分子往往在融资租赁合同中为承租人设置苛刻的违约条款及高额违约金,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融资租赁公司则会以各种借口肆意认定承租人违约,并通过预先安装的GPS设备私自开走承租人车辆,进而予以非法扣押,再通过所谓的协商、谈判、调解等软暴力手段向承租人敲诈“拖车费”、违约金,如承租人不配合,就会将车辆变卖。本案中,恒通公司在《汽车融资租赁合同》中约定的“拖车费”竟高达12000元起,很多受害人也在网上举报恒通公司,称自己的车在逾期仅1个小时甚至并未出现逾期的情况下就被偷偷开走,随后就收到了恒通公司的违约告知电话或短信,要求支付“拖车费”、违约金,否则,车辆及车上的私人物品均不予返还。而且,多位受害人亲眼看到自己的车是被开走的,并非被拖车,却仍需支付天价“拖车费”。

3、车辆所有权一般不会转移给融资租赁公司

车辆与房产不同,每经过一次所有权转让,都会使其残值大幅降低。车贷型“套路贷”大多以非法占有及变卖承租人车辆为主要目的,因此,在采取融资租赁形式的车贷型“套路贷”犯罪中,融资租赁公司大多通过强迫承租人签订《抵押合同》将车辆抵押,但一般不会把车辆所有权转移给融资租赁公司,从而确保车辆变卖时的高残值率。正如上文所述,这也是认定是否构成融资租赁合同关系的重要标准。

4、收取高额“砍头息”

收取“砍头息”这一广泛存在于民间借贷中的违法行为,在车贷型“套路贷”中也十分普遍。融资租赁公司会从支付给承租人的车辆转让款中提前扣除手续费、服务费、利息等高额费用,俗称“砍头息”。“砍头息”一般为转让款即借款本金的20%-30%,而高比例“砍头息”也成为承租人日后负担巨额债务的罪魁祸首之一。《合同法》第二百条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尽管如此,车贷型“套路贷”犯罪分子依然巧立名目地收取高额“砍头息”,而亟需资金的承租人也只能任其宰割。

5、签订大量空白合同

除了通过安装GPS设备偷车之外,签订空白合同也是车贷型“套路贷”犯罪分子的惯用伎俩。在签订《汽车融资租赁合同》时,车贷型“套路贷”犯罪分子一般会强迫承租人签订大量的空白合同,其中多为担保合同或保证合同。放款后,犯罪分子会在承租人签名的空白合同上私自添加担保金额及违约条款,再肆意认定承租人违约,从而形成连环陷阱,成为敲诈承租人、实现其犯罪目的的“双保险”。如果承租人通过司法途径维权,犯罪分子还可以借助空白合同上添加的条款,形成有利于自己的证据链。在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审判实践中,法院认为合同一方将留有空白内容的合同交于合同相对方的,应视为对合同内容的无限授权,合同相对方在空白部分可以填写相应内容。合同一方在空白合同上签字后,不能以此为由否认合同的成立及生效。因此,签订了空白合同的承租人在面对车贷型“套路贷”犯罪分子的敲诈时,往往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结语

假借融资租赁形式的车贷型“套路贷”作为涉黑涉恶的新型高智商犯罪,在犯罪行为方式和表现形式上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和迷惑性,给人民群众的甄别、防范以及政府部门的监管、执法均带来了较大困难。许多受害者在遭遇车贷型“套路贷”犯罪之后,投诉无路、维权无门,最终只能背负巨债,甚至家破人亡。因此,在呼吁相关政府部门加强打击力度的同时,广大人民群众更应当不断提高自身法律素养,增强对车贷型“套路贷”犯罪的甄别、防范与维权能力,面对犯罪分子的诱惑,不盲目、不冲动,面对犯罪分子的恐吓,不怯懦、不逃避,让我们共同拿起法律的武器,刺破车贷型“套路贷”犯罪的合法外衣,使其在正义的阳光下无所遁形!


律师介绍

董石荣广东海际明律师事务所 主任,专职律师 ,高级合伙人,天河区律工委委员)在建筑房地产领域、合同法领域及大型国有企业法律服务领域具有丰富的独到的经验和见解,非常善于处理疑难复杂的法律事务。

吴金键  (  广东海际明律师事务所 专职律师) 具备证券、期货从业资格,金融行业法务经验丰富,办理过若干股权收购项目。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海际明!

广东海际明律师事务所

地址:广州市珠江新城金穗路3号汇美大厦2501单元

邮政编码:510623

国内拨打:020-87556610

国际拨打:(86)20-87556610

网址:http://www.hjmlawyer.com

编辑:谭利

审阅:胡圣根 汪俊仁


在线法律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7:30
周六至周日 :10:00-15:00
 联系方式
吴小姐:+86-20-87556610
邮箱:webmaster@hjmlawyer.com
收藏本所